阿爾醒來後已經凌晨一點了,他踏下床然後走向浴室,鏡子裡的他看起來精神相當不好,他的眼下有明顯的黑眼圈,眼睛還佈了一些血絲,如果再加上點腐爛的肉塊在皮膚上他就立刻可以去上演陰屍路了。

 

阿爾給自己簡單的沖了個澡,渾身都黏黏的絕對無法讓他再次入眠,剛剛是他太累了,才有辦法從下午四點一路睡到現在,如今他睡意全消,雖然還稱不上神清氣爽,但他短時間內絕對無法再闔上眼睛進入夢鄉了。

他的肚子餓的轟隆作響,阿爾哀號了一聲,迅速換上薄睡衣就出了門,當然還帶上了他的萬用鑰匙,可能他一不小心誤入了他雇主的房間,又臨時起意將他給殺死了,然後他要霸佔所有錢財,最後逃之夭夭。

 

阿爾一邊走一邊哼笑了起來,他佩服自己大方又俐落的想法,好像全天下就只有他能想到這萬中無一的完美計畫,但很快他又沉下表情,樣子嚴肅拘謹,他來這邊是有目的的,他還有很多事要做。

 

「看來我的助理相當中意在夜晚的漆黑走廊夜遊。」

「我去你媽─」阿爾一不小心叫了出來,回頭時還弄掉了鑰匙,掉到地板上的聲音讓他反射性的縮了下肩膀,「你可以不要突然出聲嗎─還有你為什麼這麼晚都還沒睡。」

「你在擔心我嗎?」

「我在譴責你。」

阿爾聽見這自我中心極高的發言忍不住撫上自己的額頭,他想再說點什麼話,卻只是尷尬的轉了下身子,然後又擺回他的老姿勢─將手插在褲袋裡。

 

「我─我想去找點食物吃。」他隨便亂指了某一個地方,這時他才想起來自己不知道餐廳的確切位置在哪裡,他剛剛真的打算在漆黑的大房子裡瞎走,這個想法讓阿爾不寒而慄。

「需要我為你帶路嗎?」

「我可以自己找……順便認識一下環境,挺好的。」

「呃……其實我也不是很想帶你去逛我的房子,只不過─我不知道晚上會不會跑出來什麼奇怪的東西,你不要的話也好,我要繼續趕我的公文,我還有兩大疊在我的辦公桌上。」

 

伊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卡奇色袍子,在他正要轉身離去時,後頭的人及時叫住了他。

「等等─你家還會鬧鬼?」阿爾瞇起藍色的雙眼,聲音聽起來有些尖銳,好像在質問著他面前的雇主,「我怎麼沒有在合約上看到─你這樣算詐欺嗎?」

「孩子,你未成年。」

「好、好。」阿爾頻頻點了點頭,擺了一個不怎麼有殺傷力的表情和姿勢,就是個青少年在生悶氣,他低頭思考了幾秒才不情願地說道:「帶路。」

 

伊凡勾了下嘴角,樣子就像在說他勝利了,阿爾挫敗的嘔了一聲,他幾乎不想看見對方的身影,但為了人身安全,他還是先趕快把這個大宅子的格局記下來才好。

「你看起來很累。」

「我來到這裡花了不少時間,」阿爾打了幾聲哈欠,他來不及遮住,就任由嘴吧打開哈氣,「還花了不少精力、金錢。」

「你家在哪?」伊凡將視線微微放低,窗戶照進來的月光讓他看見年輕人的眼袋上有一圈不淺的深黑色,「為什麼要來這邊工作?」

「你問題怎麼這麼多。」阿爾搔了下腦袋,他的眼珠子轉了幾圈,伊凡注意到他的問題沒有給對方帶來困擾,他的助理確實很認真在思考他的發問,「就……反正家裡有一些事─我不是逃家,我只是想要趕快賺錢,我家很窮啦,你不會想要知道的。」

「好吧,反正有天我會知道的。」

「你怎麼能有把握?」

「因為我神通廣大?」

「少來。」阿爾笑出了聲,雖然很不乾脆,但伊凡知道他們已經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渺小而偉大。

 

他們下了好幾層旋轉樓梯後終於又回到地面,這之間又走了好一長段路才終於到廚房,到的時候阿爾幾乎要脫口而出感謝主,但同時間他早已被桌上的菜給吸引了注意,而且值得嘉許的是─那剛好是一人份的,整整齊齊的放在一個坐位前,似乎就等待著一個人來將它吃進肚子裡。

「那是……我的嗎?」阿爾半信半疑的問道,他狐疑的抬頭望了下伊凡,他現在的眼神就像嗷嗷待哺的小動物那樣飢渴。

伊凡笑著點了下頭,很高興他終於見到這男孩臉上其他的表情了,天曉得他還有多少有趣的反應?反正現在他是他的貼身助理了,他可以花上一輩子觀察他的表情變化。

 

阿爾伸出舌頭舔了下嘴唇,他落落大方的拉開椅子就一屁股坐下,似乎已經完全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了,他甚至忘了自己根本沒有學過西餐禮儀,只是把刀子和多餘的叉子都放到一旁,只留下一隻他手感最好的叉子當作他的工具就開始大塊咬起牛肉來。

「那是冷的。」

「那又怎樣?」阿爾嘴裡含著肉塊說道,伊凡看見他的兩頰都塞到不能再鼓了卻依然可以講話,他不禁好奇這是怎麼做到的,「我現在快餓死了,你別想叫我把它弄熱再吃,這樣我會先把你冰箱裡的東西清空。」

「你說得對。」伊凡不知道該接什麼,他從冰箱裡頭拿出一罐奶酪就坐在了阿爾的對面開始吃起甜點來。

 

原本正在專注盤子裡食物的助理突然停下動作,他看了眼桌上的甜點,又看了正準備打開它的男人,眼神不自覺排斥起來。

「你不用去忙你的工作?」

「我怕你走丟。」

「那你為什麼要吃奶酪?而且我不習慣有人坐在我對面吃東西─」

「我也正在學習,」伊凡用湯匙敲了一下奶酪的玻璃罐邊緣,他歪了下嘴,然後又咬了下嘴唇,「我好久都沒有跟人這麼近距離的面對面吃東西了,還要在飯桌上聊家常話......我也覺得很難。」

 

阿爾突然放下叉子,他的嘴吧旁邊還沾了一些醬汁,伊凡很想將它擦掉。

「怎麼可能?你可是有錢人,有錢人最愛做的事情就是跟有錢人面對面吃大餐喝香檳。」

「香檳是小孩子喝的,」伊凡無辜的眨眨眼,看著不知道比他小多少歲的助理臉頰逐漸泛紅,「好吧我們有時候也會喝。」伊凡投以一笑,太好玩了,他心想。

「我們其實大部分時間是視訊聊天的,但有些場合依然會去聚餐,可是那種場面我反而已經習慣了─如果你見多了,你就知道帶上面具會跟很多人好聊上許多。」

「但你不知道怎麼跟別人聊廢話?」阿爾繼續拿起叉子,在食物和伊凡之間來回對望,在第三次他看向伊凡時,他發現對方依然在望著他不講話,逼得他不得不滿嘴花椰菜的張口大喊:「你到底是在看什麼。」

 

伊凡頓了頓,他轉了圈手裡的湯匙,接著將它翻到背面,看著裡頭自己好笑的變形。

「我......我不知道,我可能不是這麼─擅長交際,但是我逼不得已跟別人來往,這是我該做的事。」

「歐─我懂了,所以你就是被迫當上社團公關,明明自己害怕得要命卻還是被推出去跟別人哈啦。」

伊凡皺著眉思考了一下,隨後才有些憤怒的反駁道:「我沒有害怕!我只是─我只是覺得跟別人講那些客套話─有夠麻煩的。」

「呃……那我親愛的雇主先生,這是一般人都會有的現象,你是青春期的少女嗎,這有什麼好煩惱的,你需要的就只是適時跟一些人聊天,或者發瘋,跟個正常人一樣。」

 

伊凡又再次皺起眉頭,好像一夕之間所有的問題都同時湧了上來,而且還遲遲退不下去,這很奇怪,因為他很少會擔心有關自己的事。

「為什麼你說得好像很簡單?」

「因為你想太複雜了─我的老天,你有度過高中生活嗎?我說那種─正常的,有社團活動的,那種搞好多小團體然後一起排擠你的那種?」

「聽起來好糟糕,」伊凡縮了下身子,沒有辦法想到那個畫面,「我沒有去過學校,是父母親請家教來家裡教我的。」

 

阿爾瞪圓了雙眼,誇張的兩隻手在空中揮了揮,伊凡看得出他想說什麼,但最後他還是吃回了自己的蔬菜燉牛肉。

「我知道我跟一般人不太一樣。」伊凡困苦的抿嘴,兩隻手臂疊在一起,視線落在還完全沒動過的奶酪上,「但我也很想過一般人的生活,像是─假日可以出去逛街,或者去大賣場買下個禮拜的食物那樣,或者─」

他遲了一會兒,偷偷瞄了一眼還坐在他對面專心吃晚餐的少年。

「一個朋友。」

 

阿爾聽見後停住了手中的動作,他扭了下脖子,似乎在想什麼事情,隨後他很是嚴肅的抬起頭向伊凡詢問:

「你有下載IGTwitter嗎?我可以幫你跟我的朋友介紹......勉強,但他們可能不是你的胃口,我也不曉─嘿等等你怎麼走了!你的奶酪!」阿爾一時間摸不著頭緒,不知道自己究竟說錯了什麼話,他不是才剛開口講幾句話嗎?怎麼現在人都走了?等等他要怎麼一個人回房間!

 

阿爾碎念了幾聲,他用叉子戳了戳牛肉,沒過多久又開始繼續他的凌晨餐點,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他吃完後還順帶把伊凡拿出來的奶酪給帶到房間裡去了。

所有有錢人都是怪人。

阿爾想自己大概永遠無法理解有錢人的腦袋在想什麼。

 

 

TBC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