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灑糖、智障、臥底、腦子有洞

※我……我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大哭)

OOC屬於我!!!!!!!!!!!!!!!!!

※不知道有沒有後續XDDDDDDDDDD

 

 

阿爾弗雷德在電梯裡急的跳腳,他在狹窄的空間內原地繞了三圈,等到電梯終於升到八樓時,他跨著大步到人家門口開始以超高速連按對方的門鈴,似乎要把按鈕給硬生生摁壞才甘心,最後裡頭的人終於不耐煩的走出來,那人皺著眉打開大門,看著許久未見的高中老友甚是驚訝,在他還愣在門口想著為何對方會突然找上門時,阿爾弗雷德就衝著他大喊:

 

「布拉金斯基,我們交往吧!」

 

 

酒吧的光線相當昏暗,垂下來的吊燈時不時的晃動幾下,阿爾看著酒杯裡那晃動的影子,好像整個空間只有那盞燈是活的一樣,誰叫在這間酒吧裡的其他人全都死氣沉沉,他們全都不吭一聲,分散在各個角落,有的人裹著大衣戴著帽子、看不出面貌,有的人點了一杯酒就坐在那一動也不動,好像在觀察裡頭的飲品什麼時候會蒸發透底,有的人更奇怪,穿著西裝打著領帶坐在高腳椅區點了一倍伏特加。

是的、他穿得一身得體,就只是他的西裝不知為何破破爛爛,到處都坑了幾個洞,頭髮好像還被炸過一般,髮尾透出一點燒焦的痕跡,而他的領帶早就燒成只剩下半條,孤零零的在他頸上飄呀飄。

那位還是他的高中同學,伊凡布拉金斯基。

他的死對頭。

 

阿爾差點被可樂噎到(哈他可是不會在工作的時候喝酒的),他透過墨鏡偷偷瞄向不管怎麼看都還是詭異到幾點的布拉金斯基,耳機漸漸傳來聲音。

「現在坐在高腳椅的那個,穿西裝打領帶看起來很得體但是被炸得一踏胡塗的那個,你有看到嗎。」

阿爾弗雷德用食指敲了兩下桌子。

「布拉金斯基,生日年齡還有出生地點都不詳,他以前的生活檔案不知道為什麼都被刪光了,現在他就是個空白的人,我們這邊沒有人知道他的過去,但我們也全都知道─他、是我們的敵人,瞭解嗎?」

 

阿爾繼續用食指敲了兩下,但隨後又狐疑的抓了下耳朵。

「怎麼?難道我們這邊情報有錯嗎?」

有,而且還大錯特錯。阿爾弗雷德瞇眼想到。現在這裡可不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過去,唯一知道他的年齡和生日以及生活檔案的人就活生生的坐在這裡,而且還離布拉金斯基相當的近。

 

布拉金斯基是個不拖延的人,他很快的把酒喝光,拎起黑色西裝便離開酒吧,臨走前他還寫了張回饋單,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滿意,阿爾弗雷德在伊凡離開後向酒保借看了一眼單子,上面寫著:

 

「今天的酒難喝到我要國家把你勒令停業都對活在世界上的所有人深感歉意。」

 

 

布拉金斯基,他的高中同學,一個坐在最角落的怪人,他準時上課、按時交作業,籃球打得很好,校排前三名都有他的份,還有一票想追他卻被他妹妹嚇跑的妹子,這些優點讓他看起來像安徒生童話裡的白馬王子,神聖而不可侵犯,可惜這位白馬王子不喜歡白雪公主,他喜歡鄰國村莊裡不起眼的務農小夥子,阿爾弗雷德。

布拉金斯基喜歡阿爾弗雷德。

並且全天下都知道這個消息。

 

自從伊凡在情人節用廣播器向全校廣播自己的心上人時,同一時間阿爾就收到了寫滿去死的恐嚇信件,他的哥哥開始擔心阿爾是不是被誰給威脅需不需要幫他打校安專線,而最可怕的是,他每天還要躲布拉金斯基的妹妹還有他本人的猛烈追求。

阿爾弗雷德在這種地域級模式下存活了五十三天後,他忍無可忍,在導師辦公室找到了伊凡的手機電話,慎怒之下就迅速撥話給對方,然而對方遲遲沒有接通,更讓他奇怪的是對面是空號,他整整打了幾十通都是同樣的狀況。

 

隔天布拉金斯基轉學了。

在他向阿爾弗雷德告白將近兩個月後、在他每天早上都會放一條巧克力在對方桌上後,布拉金斯基離開學校,從此人間蒸發了。

 

而阿爾萬萬沒想到會是以這種狀況在遇見他。

他現在是個警察、一位正義感爆棚的警察,他主持正義從不手下留情,看見老奶奶需要過馬路就直接把她背到對面去,看到有一整排車子違規停車他就開一整排車的罰單,他在這方面混得不錯,工作進展順利美滿,就在他快要升職的時候,上司柯克蘭先生下達命令:

「呃……我看你很有動力,那這樣好了,你從今天開始去當臥底吧。」

他的升職星光大道被一句話給一刀砍斷。

 

所以他坐在這個酒吧,喝著沒什麼氣泡的可樂,接著遇到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炸過的布拉金斯基,而對講機裡的人跟他說:那個人就是我們的敵人。

 

阿爾回過神來已經搭著電梯直逼八樓,他開始慌張,滿腦子都在胡思亂想,布拉金斯基會拒絕嗎?還是他會覺得唐突?他會不會從今以後就被冠上性衝動的稱號?突然間阿爾給自己打了一巴掌,說怎麼可以這麼沒志氣呢,是男人就給我挺起胸膛告白去,而且這一切都是為了任務,為了更了解伊凡的生活起居、為了更了解敵人的一切行動,所以他的所作所為都是合理的,是的!他今天就要把布拉金斯基看得精光!

 

 

阿爾弗雷德站在門前,一時間兩人都沒說話,他爽朗的笑容慢慢凹陷下去,想找個洞給自己躲卻發現這一切都是他造出來的坑。

伊凡沒有任何表情,手還扶在門把上,看起來有要直接關門的趨勢,但他卻是什麼動作都沒有行動,反而凝視起站在眼前的老同學,突然他像是勾起回憶般似的阿了一聲,向已經不知道該拿什麼表情好的阿爾弗雷德問道:

「你是來回覆當初我在高中時對你的告白吧?」

阿爾上下來回點了好幾次頭。

「當時我還真是大膽阿……給你造成麻煩了不好意思,但沒想到你居然會在這時候回覆我,而且還居然答應了,多少有些高興阿。」

阿爾繼續點頭,但不知道為什麼從話裡面嗅到了一點異樣。

 

「可是我、現在已經對你完全沒有感覺了呢。」伊凡朝阿爾笑了一下,有些歉意的搔了下臉頰,「但想到你這幾年來都在為這個問題思考還特意來告訴我答案,真的讓我很驚訝呢。」

阿爾眨了眨眼,笑容停在了臉上。

接著伊凡死死的關上了家門。

 

阿……他、他這是,被拒絕了吧。阿爾站在門前想到。

的確啦,怎麼可能會有人對一個高中用廣播器表白的人表達愛意,還大老遠花心思的跑來人家門前告白─

 

靠不管怎樣布拉金斯基也不能拒絕他!

他怎麼可以拒絕他!他怎麼可以就這樣拒絕他!這簡直對阿爾來說是一生中最大的恥辱、最深的汙點!

是的他是討厭布拉金斯基的,打從娘胎裡誕生到這個世界時就被告知布拉金斯基是他永遠的敵人,害他高中生活過得跟集中營一樣痛苦的是布拉金斯基、害他在全校面前出糗的人是布拉金斯基,現在他第一次告白就被拒絕的對象也還是布拉金斯基,他怎麼可以這樣!他怎麼可以這樣!

 

阿爾弗雷德不能再容許那個每次都不按常理出牌、搞的他人生一蹋糊塗的布拉金斯基了,他明天就要搬來這裡,不管花多少心思多少金錢多少身體的出賣,他都要釣到布拉金斯基!

 

但阿爾弗雷德可能永遠不知道在伊凡關上門的那一剎那,對方立刻衝進房間打開手機快速撥號給上司,以一種比掀出罪犯老底還要興奮的聲音顫抖道:

「阿……阿爾弗雷德、我高中向全校告白的那個人,他、他今天突然出現,還向我表白了。」

 

 

TBC……?

 

 

是的伊凡還依然喜歡著阿米……

創作者介紹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