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目前眾多文章停擺中,是個坑王,踏入請小心 自己建立沒啥人會去看的自爽個人網XDD →http://falldownd.weebly.com/ 最後,我是米廚(米!受!大!法!好!) 我的自我介紹→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AGdeE43EUZQc2hbHH0M21LINjWJ1x0uXzk_c2H8f0/edit?usp=sharing

 

※文案:在英雄人偶死亡後的五年,和平逐漸開始崩塌,爆豪必須為此做出行動

※職英,年齡35左右

※閱讀此篇時可以看看(我的英雄學院 勝出) 麗日御茶子知道了這一篇,雖然不看不會影響到此篇的觀感,但是讀了會感覺到一點連貫性,且糖了之後虐會更棒喔XDD

※大部分是虐的,但是我認為還是能從刀中吃出一點糖來的,就我而言,這是HE

※自創人物有,時間虛構有

※大部分會是咔的心聲,所以也可以稱作爆豪成長史XD,而本作中除了咔跟綠谷的關係比較難以描述,其他人皆是友情的看待。微量轟出(其實他們也是友情啦,但我覺得還是註明一下)

 

 

 

「啊、是爆心地!」

 

他在輸出硝酸甘油的同時聽見人群和車陣裡傳來男孩的聲音,模模糊糊的卻直直進入他的耳裡,但他沒有給那位男孩一個帥氣的手勢或者口號當作回應,他只是交替著雙手的汗腺、接著引爆,一連串的爆炸聲讓現場增添另一股火藥味,卻有人依然留在原地想要目睹英雄的作戰現場,爆豪勝己手指朝新進的菜鳥英雄一揮,話就穿過濃密的黑霧和煙硝,他大聲命令:

「你、給我把民眾疏散開來,用你那什麼鬼穿越的!」

穿梭者兩手張開,一手畫出的圓就在人群附近,連結到三條街外的另外一個圓。

「別在這裡聚集了!大家快點進去!」

 

爆豪見人群漸漸離開又使出第三次的大爆破,他右手的裝備在救援的時候被建築物掉下來的水泥塊砸壞了,右手本身也受到不少衝擊,爆豪勝己估算,他只能再使出兩次。

「前輩,人群疏散完畢。」穿梭者向爆心地回報狀況,同時間他也叫了幾位職英來到這邊幫忙,事實上他十分鐘前才呼叫過一次,但還沒有一個人來到這裡援助,反而是敵人的數量越來越多,爆心地雖然見一個炸一個,可穿梭者知道這樣撐下去是不行的。

 

「少在這邊礙事,去給我把還在附近的居民都給我帶走!傷員能降到最低就最低,給我在職業的來前好好撐著!」

「是!」

穿梭者又畫出通道進入到各個大樓中,爆心地雖然看起來是在外頭亂炸一番,但他很有技巧的避開了建築物的基部和減少了大範圍損害,穿梭者吞了口口水,不愧是職業英雄,要不然他這邊的救援工作肯定也是困難重重。

 

在他通道開到第三棟大樓時終於聽見外面有增援的聲音,率先是一陣雷鳴,緊接著還有冰塊迅速凍結與火焰釋放的衝擊聲,穿梭者手裡的工作快了起來,增援終於到了,終於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在這邊苦撐著了。

終於不是只有爆心地前輩一人撐著了。

 

穿梭者回想起,那大概是三年前的事,他還是雄英的二年級生,也是首度破天荒的看見爆心地出現在電視節目上。

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喜歡做訪談,要是上節目的話也是跟著其他人讓別人替他說話,雖然都會被他給轟回去說老子最好有這樣想,但只有那麼一個人在幫爆心地接話或原場時,他便只是擺個臉色,卻安安靜靜的沒有抱怨。

那人是前NO.1英雄,人偶。

 

而如今他一個人現身在電視機前,沒有他的搭檔或助手、更沒有英雄人偶,他就坐在節目的紫色沙發上,翹著腿,眉間褪去了長年的煩悶深鎖,倒是眼角開始多了幾處橫溝。

原來已經過這麼久了,穿梭者想著。久到爆心地願意一個人上節目、久到爆心地都已經成為了NO.1

 

他上節目是有原因的,自穿梭者這一代開始志願成為英雄的人越來越少,崇拜和支持的聲浪雖然還是沸騰不減,但越趨安定的社會讓英雄的曝光率逐漸降低,慢慢的英雄們的英姿不再高頻率的出現在報章雜誌的頭條上,這也讓後來的人們認為英雄不再是個穩定的職業,更何況社會上依然有著強而有力的英雄存在,危險來臨時,他們肯定能保障人民的安全,如同歐爾麥特那樣的指標性存在-

 

英雄人偶肯定能化險為夷。

 

而爆心地接下的採訪不是有關於最近犯罪率的詢問或什麼私生活的八卦訊息,而是針對現代社會普遍就職職英的減少問題,社會的確在人偶的努力下打擊了許多潛在罪犯和罪惡勢力,但相同的安寧意味著英雄無法活躍行事,這又會給未來的發展帶來什麼影響?會不會因為職英的流失造成敵人蓬勃起來,造成稀少的英雄們根本應對不了?

 

你們在杞人憂天什麼。

 

穿梭者依稀記得爆心地是這麼回答的。

 

職英的數量確實在減少,但你們有見到敵人的數量上升了嗎?我們也不需要一時心血來潮的英雄,想要成為的人,總有一天會成為。

 

爆心地當天的採訪迴響極端化,有的人認為他廢話不多說、相當的以事論事,卻也有人認為他這樣火藥味的態度和蔑視的語氣極度沒有英雄的榜樣。

然而爆心地這樣兩極的評論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他往往無視於那些評斷他的人,只按著自己的步調走,只要他一出場時,彷彿在全世界告知著:

 

我就是爆心地,你想拿我怎樣?

 

敵人的突發攻擊結束了,爆心地和另外幾位職業英雄交換了一些資訊和意見後便離開了現場,快得連記者都來不及拍上一面,只得開始說明現場發生了什麼災難,諸如敵人的數量龐大,爆心地一個人撐了二十分鐘的戰鬥;諸如因為英雄數量的減少,許多職英皆是從外縣市趕過來,雖說救援和作戰確實成功了,但破壞率依然比五年前增幅了不少。

 

聽見這裡穿梭者的動作停了下來。

五年前。

是那個人還在的時代。

 

爆豪勝己看著新聞記者這樣的轉播,他只能肯定的回覆:是的、他的確沒有做好。

英雄的減少是事實、破壞率的提升是事實,他必須面對很多迎面而來甚至不予他時間喘息的事實,接著他爆破,希望從龐大的事實中炸出一條血練成的道路。

他需要接受很多東西,然後吞下他們並且消化,因為他現在是英雄裡的NO.1、他是職業英雄爆心地,他需要扛下之前那位第一名所留下的壓力和象徵,但就是因為他是爆心地,所以他無法像那位前NO.1一樣如此隨意的便能接觸人心。

 

綠谷出久已經死了。

英雄人偶在五年前與敵聯合的最後一場戰役中死亡了。

爆豪勝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NO.1

 

而世界終於迎來了一段長時間難能可貴的平和,他知曉這樣的成果是綠谷出久帶來的,然而那些媒體記者來不及感謝那位已逝的前人,反倒憂心忡忡的開始惦記未來沒有了人偶的支柱,敵人是不是又會再次興起?爆豪勝己私底下對著身旁所有人控告:那個廢久真是白死了。

 

他逝世的四年後,敵人又有群聚在一起的跡象。

這下可真合了那些電視台主持人的胃口,越來越有群聚力的敵人和數量正急劇走下坡的英雄成了逐漸擴大的拉鋸戰,才會有今天他自己一個人和近百臺帶著炸藥的小型飛行器戰鬥的畫面,現在的敵人幾乎都不採硬碰硬的方式,他們躲在幕後,儘管以科技、理念和數量取勝。

 

但他依然不為三年前自己的那番話感到絲毫後悔。

如果他再次被邀請至訪問節目上,他還是會翹著腿,對著電視機另一邊的觀眾訴說同樣的話、一字不變的。

這世界不需要心血來潮的英雄。

誰敢玷污成為英雄這件事,他見一個炸一個。

 

爆豪勝己清楚知道在英雄數量銳減的世界裡,有些人只是為了名號和聲勢而成為英雄,他們不重視救援,只希望自己的戰鬥技巧絢麗奪目;他們也不聽從他人的指揮,是戰場上脫韁的野馬、無紀的混蛋。

 

他也不會隨意讓那人以死換來的平和和信念、這麼簡單被人奪走。

他早在五年前收到了一個無法抗拒的請求。

 

麗日御茶子翻開了日曆的另一頁,她口裡喃喃著:七號、十二月七號,接著制式化的打開手機,將老同學一個個聯絡一遍,她已經擔任召集人這個位置五年了。

她前兩年還會克制不住的邊落淚邊談話,有幾個無法到場的只好在電話裡安慰和訴說不捨,有些人的話裡聽得出壓抑下來的哽咽,卻又有些人出奇的冷靜,他們語氣平淡、然而隱約散出絕望的粉塵。

 

爆豪勝己就是其中一個。

 

今年她慣例的成為那個發起人,在一通通電話撥響後,她居然找到了18個人。

唯獨爆豪勝己沒有到場。

按照往常,他們不前往綠谷出久的墳墓,只會在一間小餐館裡租一間包廂,比起說是追悼更像是同學會,彼此懷念以前的日子和他們相處的點滴,雖然不免有人談著談著就哭了,但隨後也說著說著就笑了。

 

他們通常也聊到很晚很晚,因為認識老闆娘,老闆娘也知曉這群英雄來到這裡的目的,所以在綠谷出久過世這一日她便提早打烊,許多人以為她是為了英雄人偶,卻沒人知道她是為了讓英雄們在這一晚做一回普通老百姓。

 

就在老闆娘鐵門要拉下時,一抹身影阻擋了她的動作,那人只用強而有力的一隻左手撐著,低沉的嗓音卻聽不出生氣:

「麻煩讓我進去。」

老闆娘愣了會,隨後又笑著道:這不是來了嗎。

 

包廂的拉門被推開,房裡的人交談聲本就不大,在爆豪勝己這一唐突的闖入更是讓餐館回到了夜晚無人的鴉雀無聲,一時間沒人反應過來站著的人是誰,他們早已習慣那人不在的四年,也沒人去過問、沒人去怪他沒情沒意,畢竟那是爆豪勝己,而他們是年過三五的他的老同學,天底下沒人比他們更了解爆豪的性子了。

他不是不在意,只是覺得沒必要。

然而他現身了。

 

第一個開話的人是切島,也應該是他。

「呦、爆豪,累了吧,看你最近長跑任務,趕快來喝一杯。」

他眼神抬了抬。

「喝什麼,我不是來這邊喝酒也不是來這邊敘舊的,只是晚上沒事幹。」

「哈哈、爆豪你真是沒變誒。」切島硬朗的笑聲劃破尷尬,其他人也開始催促爆豪趕快入座。

 

爆豪勝己倒了一杯白開水往切島身邊坐下,包廂內的溫度隨著話語的活絡又逐漸上升,有幾個人跟爆豪聊起了舊事,他卻一句也沒回、甚至不理睬任何一個人,那些不冷不熱的話只讓他直直作嘔。

他不是說過,今天不是來敘舊的。

 

「你們都有看新聞吧。」

一瞬間,人群靜默了。

「英雄數量的減少、殘黨們的再度聚集、媒體民眾的輿論壓力。」爆豪勝己將空的玻璃杯敲至桌面,杯底裂出輕微隙縫,他卻似要打碎某種其他無形的東西。

 

「還有綠谷出久的死亡。」

 

麗日御茶子忍不住了,她臉頰滑下釋放的感情。

 

她知道、她當然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她可是召集人,她怎麼不知道?但她不能再如同前幾年那樣一到今日就以淚洗面,因為綠谷不會希望她如此悲傷,而且若今天換做是他,他也會在這個一天到晚都有無數人死去且灰暗的世界上撐下去,因為他是NO.1、繼歐爾麥特後和平的象徵,所以綠谷出久會跨過死蔭,而麗日御茶子也應當如此。

 

「所以,今晚你們就儘管逍遙並且沈浸在過去吧廢渣們,我是不會回頭的、永遠不會,而你們如果想要繼續前進的話最好也不要留守過去,綠谷出久已經死了,英雄人偶的時代也成為歷史,新的挑戰需要新的人,誰要那個廢久做什麼和平的象徵。」

 

對的,爆豪勝己告訴自己。

如果綠谷出久不用做什麼和平的象徵,他也不會將自己送葬給這個只要一點點撞擊就散架的世界裡了。

 

房間裡一時沒人吭聲,所有人只是低著頭,眼神不知在端倪什麼。

 

「啊、我想起來了,還記得你們倆打架的那一晚嗎?」爆豪循著聲音看去,是蘆戶正在說話,「那時我們以為你們的關係會越變越差,卻沒想到變得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好,這之後大家都在說其實你們很了解彼此呢。」

「是啊是啊,我跟切島還嚇了一大跳呢,沒想到你這麼有能耐爆豪!」上鳴笑著拍了拍切島的肩,白痴的笑容又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

「啊……是啊……那時也把我們女生給嚇了一大跳,大家都在討論。」八百萬也加入了話題,她盡量讓自己語氣平順,卻掩蓋不了她顫抖的聲音,「明明綠谷說你討厭他討厭的要命,但在我們看來完全不是這樣呢。」

 

爆豪眼神黯淡了下來。

所以他不喜歡討論這麼久遠的事。

「我的確討厭他,他說的都是事實。」

「我們關係一直沒好過,在畢業後、甚至成為職業英雄後,我們的關係都他媽差到爆。」

「爆豪勝己,綠谷出久已經死了。」一直安靜著的梅雨也開始發聲,她的眼角閃著淚花,卻蠻橫的不讓它掉下。

 

「我知道,你不用複述一遍我說過的話。」

「那你怎麼到現在還這麼-」

爆豪伸出左手握緊了拳,對梅雨做出停止的手勢。

他眼神掃過每個看向他的人,心裡想著在這一晚,有誰能夠救救這些英雄?

 

「我問你們,你們覺得廢久是怎樣的人。」

一時間還沒有人對爆豪的話反應過來,他們還處在茫然狀態,飯田卻舉起了手,像當年在坐位上回答老師問題一般。

「他是無庸置疑的英雄,從外在到本質皆是,他能夠身體力行的帶給別人改變的力量。」

「他能觀察人心,也細心留意大家想要什麼。」耳郎繼續接著答。

「很努力的一個人,雖然遇上挫折卻不輕易放棄。」緊接著青山也補充道。

 

「我記得他生日那天的願望。」聲音源自在聚會剛開始便很安靜的轟焦凍,他的視線看向爆豪勝己,傾訴的話語便有了指定對象。

 

「綠谷有說過,他想成為溫柔而強大的存在。」

轟閉上雙眼,回想起在運動會的事。

「他那時也跟我說,不管能力或背景如何,但那都是構成我的部分,因此我的英雄名叫做焦凍,不是什麼其他稱呼,這個英雄只是我自己。」

「所以你們知道了。」爆豪隨即出聲,他的眉頭又再次皺起,似乎有千言萬語要爆發出來。

 

「那個廢久想要成為那樣的存在、並且他做到了,然而你們也要了解,他的那份溫柔不會只屬於你們,他的蠢腦袋在為全日本甚至全世界的人著想,所以當他為了這個災厄之地、這個世界上有需要的人死去時,他是心甘情願的,甚至寧願以這個身份離開這個世界,綠谷出久就是這樣的一個混蛋,他想要對所有人都溫柔以待,卻不考量大家的心情,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那樣大公無私,因此他可以為所有事離開的坦蕩,而其他人卻要為了他活下去。」

 

爆豪勝己說到這裡,手中的玻璃杯已經被捏碎,一絲絲的鮮血從爆豪掌下滲出。

「所以你們知道了,」他語氣又回歸鎮定,不再像剛剛一觸即發,「我不像他,無法對每個人都那樣好心。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接他的NO.1爛攤子,並且完成我答應他的承諾。」

「他的……承諾?」飯田一瞬間便以為是當年綠谷的遺言,「他說了什麼事?」

爆豪終於壓抑不住,大聲嚷著:「照顧好你們不讓你們太鬱悶的承諾啦!真是有夠煩的!他媽的那傢伙只會叫我幫他擦屁股,所以我才討厭他!你們又在這邊給我耍自閉,英雄有你們這樣當的!給我通通回家把雄英畢業證書帶過來我一個個炸掉!」

 

爆豪勝己還沒喘過來切島就抱著肚子倒在榻榻米上哈哈大笑,氣得一旁的爆豪手裡一個爆破就要朝對方炸去,上鳴看情況不對本想制止自己卻也被切島的笑聲渲染著笑了起來。

「你們這兩個傻小子這時候很能笑啊!快給我自己走過來不然等老子去抓你們時你們的腦袋就-」

「好啦好啦等等爆豪-只是看到你還是跟以前沒什麼大不了我就覺得超開心,你剛剛說要把我們的畢業證書炸掉的表情真的有夠懷念和親切的-誒誒誒你不要再炸過來我在誇獎你!上鳴cover!」

 

麗日噗哧一聲,圓滾滾的臉頰憋著卻依然忍不住笑出了聲,坐在一塊的女英雄們頓時炸開了歡樂的氣氛,朝著一直在有限空間裡閃避爆豪攻擊的切島放聲大笑。

「爆豪說的對啊!」飯田洪亮的聲音越過背景釋放不斷的爆炸聲,他舉起杯子,眼神誠摯的看向共事已久的同學、也同樣是英雄的朋友們,「現在這世界的狀況不容我們低聲嘆氣,應當拾起初衷之心,竭盡所能的把那些已逝之人所拼命帶來的成果維持下去,和平的象徵消失了又如何、英雄的數量下降又如何,只要告訴世界我們還在這裡,我們就不會讓出最後一條防線,會一直征戰到黎明將來之時!」

 

飯田語音一落許多人便拍起手來,他們有的人臉上難得露出近日以來最真誠的笑容,有的人雙雙抱了起來給彼此打氣。

就像往年,談著談著就哭了,也說著說著就笑了。

然而麗日御茶子知道,這一次將會是最後一年聚會。

他們即將往新的世代鋪程了。

 

「媽的,早知道老子不來了。」爆豪揉著頭髮暗暗罵道,走出餐廳時還不忘再給切島一陣爆破,「數到三滾出我的視線內!要不然就去死!」

「開溜啦!大家掰掰、今天很高興喔!」切島抓著已經被電傻的上鳴一個衝刺和拐彎就消失在了夜色中,其他人也三三兩兩的道別後便散了開來,爆豪被麗日抓住硬是聊了幾句,在準備要離開時轟焦凍又竄入他的眼前,爆豪嘖了一聲,今晚真諸事不順。

 

「我趕時間。」

「你剛剛說,你答應了綠谷一個承諾。」

爆豪雙手插進口袋裡,眼神銳利起來。

「我覺得應該不是那樣,綠谷不像是會拜託你做那種事的人。」

「你是指老子不配?」

「不、我是想說,綠谷應該不會在那個時候,說要你留意我們吧,」轟在冷冽的空氣中搔了搔臉頰,口裡哈出了一股白煙,「你可以詳細的告訴我那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爆豪換了個站姿,雙手交疊在胸口前,轟注意到爆豪並不是在看著他,而是穿過了他的人,不曉得在望著哪一處的遠方。

「我那時也奄奄一息,」爆豪開始訴說,「兩隻腳都骨折,右手被殞落的石頭砸到而嚴重彎曲,四肢只剩左手可以動。」

「而他被壓在巨大的建築物瓦片下,為的就是保護一個嬰兒,他以右手撐起了一個小空間,底下的嬰兒哇哇大哭。」

「他告訴我,他不行了,所以援救嬰兒優先,我用左手把嬰兒接了過來,接著他耗盡了力氣,癱倒在了碎石下。」

「建築物開始崩塌,我的右手無法再使出大爆破讓我可以利用反作用力飛出離我有十五米高的出口,就算飛了出去我大概也會因為衝擊力把嬰兒給甩出去。」

「一瞬間我想把嬰兒放下,改把那傢伙給挖出來,我知道我做得到,雖然沒想過救出來之後該怎麼辦,因為他大概全身癱瘓。」

「接著他彷彿知道我要做什麼,用他露在外頭的右手抓住我的腳踝,對我說,沒有時間了。」

「最後他擅作主張的使出最後的力氣,用他的能力把我給彈了出去,等我回過神我已經飛出崩塌的建築物,麗日看見了便過來救援。」

 

爆豪呼出一口長氣,覺得自己講了有一世紀這麼長。

他以前從未把這件事告訴過別人。

 

「所以、他最後說了-」

「爆豪勝己,活下去。」

 

轟下意識的抿起了嘴。

 

「不是爆心地,他希望我做為爆豪勝己活下去。」

爆豪握緊了拳頭。

「那也是唯一一次,我感覺到他在對我說話。」

「我說過,我無法像廢久一樣對所有人都如此溫柔,我很自私,希望某個地位或某件事只屬於我自己,他不一樣,對所有人一視同仁,發揮自己的善良和作為和平象徵的影響力。」

「他作為英雄人偶活了這麼久、承受了多少年的壓力,奔波在城市各地,拯救多少人的性命,卻在那個時候,終於卸下了自己的稱號,以綠谷出久的身份告訴我,必須活下去。」

 

爆豪勝己反常的笑了聲,他將拳頭放在自己心上。

「也是那個時候,我知道那是作為綠谷出久最後的溫柔。」

 

而我必須履行對他的承諾。

 

在聚會後的一個禮拜,敵人的消息釋出了。

他們不再害怕將自己的想法藏於世界的另一面,他們盡可能的公開並且宣傳,把一直秉持的理念告知於世界,他們也利用媒體與民心的不穩定,讓輿論大肆發揮它們的公用。

 

他們公告最近的攻擊很快就會到來,警察們無一不警戒著各種人群和公共場所,尤其高層人員和重要金融機構在消息發出的當晚便把能架設的保全系統都安上了,城市沒有一天不彌漫著壓抑緊張的氛圍。

 

職業英雄們如同往常在街上巡邏著,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工作時程拉大了,也時常會碰上不斷詢問城市安全狀況的民眾,而他們也只能拉起笑容,鎮定的告訴他們:「英雄都在這呢。」

 

時隔消息釋出一個禮拜,還沒有一處有狀況,甚至連犯罪率都開始降低,一切猶如暴風雨前的寧靜,但也正是因為如此的平和英雄們才有時間整裝自己和安撫民心,作為NO.1的英雄爆心地卻不做多餘的廣告或與人民交流,他只是每天巡視著街道,偶爾把迷路的小弟弟帶回家,偶爾幫忙驅逐在店家前面逗留的小混混。

 

爆豪勝己注意到最近幾天雖然沒什麼大事發生,但私底下的流言蜚語正在增多,這些他只要上個網就能觀察到,從各種英雄的視頻或文章下的留言可以發現一些反英雄的人開始現身,只不過這些過度的偏激份子爆豪沒放在眼裡,倒是一些言行冷靜的人他們釋出的分析讓不少群眾開始動搖,有些人逐漸認為英雄制度將步入歷史,而有些人更認為下一次的大災難(五年前)若再次出現,說不定沒人能夠再次阻止的了敵人,一切都會陷入混亂。

 

爆豪勝己知曉這些不穩定的言論是不可能憑幾個英雄的笑容或正義感爆棚的台詞就能挽救回來的,這些狀況已經潛伏太久,敵人肯定在他們不知道的某些地方四散這些想法孳生到群眾心底,最快的方法就是身體力行,把一切不可能化為可能,以勝利的事實告訴所有人:英雄仍在。

 

爆豪勝己腦子在盤算這些想法時一隻手臂抓住了他,他轉過身看見一位比他矮一截的女學生,她穿著制服外套和裙子,另一手拿著學校的書包,看起來是剛補習完下課,女孩的眼珠子裡有一絲絲的血絲,眼下還有一圈黑影,看起來像近日都沒有好好睡過。

 

她抓著爆豪勝己的手用力起來:

「爆心地先生,我是人偶的粉絲。」她幽幽開口,爆豪注意到身邊已經有一些人在注意他們了,「我有些事想請問您。」

「怎麼了。」爆豪耐著性子壓下不滿的口氣,他感覺到不太對勁,心底猶然生起一股異樣感。

 

「我想詢問,請問您殺了人偶先生嗎?」

爆豪勝己耳裡嗡的閃過一陣刺耳的耳鳴聲。

她說什麼?

「您這麼強大,卻總是位居第二,跟英雄人偶又處的這麼不好,所以我想請問您,您殺了英雄人偶嗎?」

女孩又增強了手勁,爆豪很難想像這樣的力氣出自於一位瘦弱的女高中生。

 

「您只要回答是或不是,我就能知道了。」

爆豪環顧了一圈周圍的人,這可不是只有一兩個人在圍觀,他只要說錯什麼話很可能就會煽動到現在的狀況,最後他把視線轉回少女,他現在只能照著做,並且肯定確切的告訴她:

「我沒有,人偶是死在掉落下來的水泥塊下,這是每個驗屍人員和英雄都能告訴你的事實。我知道你在這五年裡可能都不好受,但我可以告訴你另一件事,人偶他死的義無反顧,作為英雄再也沒有更合適的了。」

說到這裡少女的手鬆了開來,她低著腦袋點點頭,帶著哽咽的哭腔道:「我知道了,謝謝您。」

 

爆豪勝己望著少女離開,他知道為什麼這時候才會有人跳出來質疑他,網路上的言論可處處都在寫有關爆心地的陰謀論,但這又能對他怎樣?他要做的事還是沒變,他要走的路也不會轉彎。

 

而爆豪勝己也始終會是爆豪勝己。

 

一陣強光閃過天際。

爆豪從沒看過這樣的景象,夜晚亮如白晝,頓時遠方的山上傳來爆炸聲,緊接著蔓延下來,城市裡發生了大爆炸,爆豪勝己記得在那附近管制的有轟和常闇,在他估算從這邊到事發地點的最短路徑和時程時,他身後的不遠處又傳出了第二聲爆炸。

 

爆豪勝己回頭,那裡是神野區。

是歐爾麥特殞落、綠谷出久死亡之地。

他的手逐漸爆出零星火花,心臟的跳動幾乎要震破耳膜,一切的一切彷彿都在向他下戰帖,但很不巧他可不會被這些應接不暇的鳥事打亂,他只會越來越強壯,直到他得到自己所想要的。

 

「趕快跑去最近的避難點!」爆豪勝己朝剛剛還在圍觀的人群大喊,接著他開啟耳旁的通話系統,一邊以手裡的爆破當推進器一邊聯絡穿梭者。

「我在前往神野區,你也跟著給我過來,我估計這邊會有難纏的傢伙。」

「是的,已經開始動身了!」

通知完穿梭者爆豪又開始聯絡麗日,沒記錯那傢伙在附近巡邏,通訊連結花了一段時間,電波似乎被爆炸影響到而讓訊號不是很穩定,爆豪只聽見麗日那邊不斷傳出的雜訊和爆炸聲,隔了良久才出現對方的聲音。

 

「爆-爆豪……敵人不-不明,人、人數……明,小心……地-潛伏……」

通訊掛斷了,聽麗日的聲音她的意識還是清醒的,只不過不知道在和什麼東西交戰,爆豪咬了咬牙,他們還是疏忽了,到底是從哪裡進攻的,為什麼-

爆豪想起剛剛麗日的話。

「小心地下。」

 

爆豪在剛踏進神野區時,他首先聽見巨大的轟隆聲,緊接著水泥路被炸了開來,好在他趕來的路上民眾已經被疏散的差不多了,依照那個爆破估計能夠造成數十條生命死亡。

 

爆豪降落至較為平坦的地面,地下的水管因多處被炸毀而猶如小型噴泉流得到處都是,爆豪注意到八百萬在疏導著民眾趕緊避難,而幾個大樓外有大片的碎石群飄至空中,猶如體育祭時那壯觀的畫面,爆豪立刻燃起手中的爆破飛到戰鬥地點,他在天空瞧見麗日聚集了夠多碎石後便立即解除能力,一顆顆有小客車大的石頭砸至地面,頓時塵土四起,爆豪被嚴重的濃霧給擋住了視線,然而敵人不給予等待的時間,爆豪聽見麗日朝著他喊小心時,一個怪異的形體頓時出現在他眼前,那東西不同於腦無,是一個幾近人的外貌,卻全身沒有毛髮和皮膚的皺褶,那東西光著身子衝到半空中與爆豪勝己對視,接著他張開奇大的嘴巴,開始嘶吼了起來。

 

爆豪勝己從沒聽過這麼奇葩的叫聲,有兩種不同音頻打進他的耳膜,高音足以震破玻璃和掀起風浪,而低音實實竄入他的腦子和思緒,好像同時間有好幾十個人在耳邊呢喃,爆豪勝己嘶吼一聲,在被音浪衝擊到建築物前給自己一個十足的爆破好讓自己清醒,接著便利用牆壁和手中的爆炸讓自己再次飛回那個怪物身旁,同時間他拉下拉環,大爆炸實心的打在怪物的腦門上。

 

麗日見爆豪即將掉落便立刻給他施了個無重力,而怪物因為爆豪的爆炸而落至地面,一時間抽蓄了一會。

「那傢伙是什麼。」爆豪喘著聲問。

「他除了剛剛那招還有極佳的彈跳力和治癒能力,跟腦無不一樣的地方是他能思考,所以要格外小心。」

「只有一隻嗎。」

「目前是這樣,他們從地面下突然出現。」

「幫我留意周圍有沒有落下的民眾。」

 

爆豪語畢便衝回怪物身邊,抓著對方的腦袋炸出了連續好幾個爆破,他瞧見那怪物的皮膚在單純的焦黑之後便迅速長出了新的肉,爆豪嘖了一聲,在即將展開第二輪攻擊時,怪物反倒張嘴說話了:

 

「爆豪勝己,近來如何。」

 

他的手有一瞬間停止了動作。

就是這一個空檔,怪物又再次張大了嘴巴,使出了剛剛的吼叫聲。

第二次的攻擊讓爆豪的暈眩感加重,但他卻也習慣了這樣的模式,他不再被聲波轟得遠遠的,爆豪往麗日的方向飛去,在他穩住腳步後順帶跟麗日報備那怪物還會說人話。

 

「我們得活抓它,不知道那怪物會透露出什麼風聲。」

麗日點了點頭後把附近巨大的石塊通通漂浮起來,砸向那不知名的怪物,也是同一時間,爆豪聽見身後有人群的求救聲。

有人被壓在大樓下。

他們需要更多救援

 

「六點鐘方向,約八點三米遠六米深有七歲女孩的哭聲,」就在爆豪思索怎麼一邊戰鬥一邊營救時耳郎跟著瀨呂出現在另一端的廢墟上,「同一方位右側再三米深有婦女在求救。」

 

爆豪滿意的笑了出來,看來他可以放手去做了。

這裡可不只有他一個人呢。

 

「喂!怪物,你有名字嗎?」

爆豪看著被碎石一時間困住的敵人還在掙扎,他隨手又往對方臉上一陣爆破,根本不打算給對方回覆的時間。

「你的治癒能力真是見鬼的高,不要怪我在問話時一直朝你開火。」

「爆……爆豪勝己-近來安……安好-」

「回答我的問題!」

「在那個事件後-我一直都在、在看著你……」

爆豪閉上了嘴,那個事件-

 

「在-綠谷出久死亡後……我一直在看著你,有沒有辦法成為下一個象徵-」爆豪又再施展一次爆破,他發現對方的恢復速度變慢了不少。

「你的確花了……一段時間啊。」

「我在你身上-看見自責、愧疚、壓力,還-還有悔恨-你很想救他、他吧,你好奇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我就是、引發那次-那次爆破的人-」

 

爆豪勝己腦子沒有這麼冷靜清晰過。

仇人就在眼前,他卻深深知道,還沒到出手的時間。

他讓它繼續說。

 

「你知道這個世界的敗壞之處,想要修正、給人偶一個交代-但你發現他們都是、極其勢利的人……所以你快要放棄了,但又有一股力量支撐著你-我們很好奇,是綠谷出久嗎?但、但他已經被我們弄毀了……還是民眾的支持率?輿論也被我們煽動了-所、所以,到底是什麼-在支撐著……你。」

爆豪勝己冷笑了出來,他的口氣冰冷鎮定:「你就想說這些嗎,我以為你會說更多大道理,看來你嘴炮的功力比我和那傢伙差了好幾個檔次啊!」

 

爆豪不再給敵人說話的時間,他弓起身子,兩手往後拉做準備爆破的緩衝,接著他利用對方又要再次大叫而張大嘴巴的同時,爆豪迅速的將兩手的大爆破都打入對方的口中,他要把對方的咽喉炸爛,讓它再也發不出聲音來。

怪物的聲音還來不及發出,他的胸膛立刻膨脹起來,在沒有皮膚彈性的拉扯下那具軀體看起來像是透著紅白交替的火光要爆炸,下一秒那股氣流又跑到下方的肚子,恍惚間爆豪聽見電子儀器的嗶嗶聲,他來不及思考,身體便做出了往後退的反應。

 

「找掩蔽!保護好民-」

爆豪想起十分鐘前見到的白光,那份衝擊力可不是能夠隨隨便便在這樣的地方爆炸第二次的,爆豪一咬牙又從地上蹬起來,他拎起怪物的脖子就往天上飛,他可不知道這樣拿著人形炸彈自己會受到多少傷害,但至少比再次於地面爆炸還要好上太多。

 

爆豪聽見最後一聲響起,他使足全力把怪物再往天上拋了十幾米高,接著他眼前閃起熾熱的白光,那股能量讓爆豪以為自己接近了太陽,熱氣火辣辣的打在他的皮膚、湧進他的支氣管,他劇烈的換氣想要得到更多的氧,但他只吸到一大堆的粉塵,他只好讓自己呈現放鬆狀態,現在可不能隨便亂動消耗體力。

 

爆豪感覺到自己在快速往下墜落,但他的意識似乎沒辦法到達他的肌肉,他無法做出爆炸讓他緩衝,甚至連聲音都聽不太見,他想要聯絡在地上的英雄幫忙,他的聲線卻因為大爆炸而只能發出破碎的嗚鳴聲。

 

「爆豪勝己,活下去!」

 

劇烈的迫降突然停止,他感覺到有人輕巧的將他放至地面,他的世界還在天旋地轉,視線裡的所有人和事物好像都有兩個分身在他眼前游移,他看見搖晃的麗日還有瀨呂,而他腦袋正上方似乎還站著-

 

不、他只是看錯了。

「爆豪!聽得見我的聲音嗎?」受過豐富援救訓練的耳郎跑了過來,她的聲音在爆豪耳裡似乎有兩種音色,但他還不至於聽不見,於是他點點頭。

「還有意識,麗日你幫我把這些包紮在手臂-爆豪?」

「不要-浪費時間和物資-在我這裡……」爆豪艱難的開口,他的聲音雖然沙啞,但已經比之前完全不能說話進步了。

 

「是你把我傳送過來的吧。」

爆豪轉身往穿梭者看去,他居然看見一位堂堂要成為職英的男孩子眼角泛淚,頓時疼痛感消除,火氣便上來了:

「你這傢伙哭屁啊!這樣愛哭的個性不知道像誰!是英雄的話就不准給我哭,給我把那些眼淚吞回去!那傢伙託付給你那麼多,我不准你在這邊給我浪費時間!」

 

爆豪簡直氣得牙癢癢,他一時也沒控制好音量,罵完後又是一陣瘋狂咳嗽,剛剛說的話語卻遠遠的已經被營救出來的民眾聽見了。

 

他們無一有見過這樣喊話和狼狽的爆心地。

率先的是一位女同學:

「爆心地!加油啊!」

瀨呂讓出一條視線,爆豪順著聲音看向遠處的民眾,他隱約記得那副模樣,是剛剛在半路拉住他的女孩子。

「網路上那些謠言我才不相信呢,你剛剛超帥的喔!」說話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還穿著西裝,眼裡卻閃出猶如男孩在看英雄節目才有的雀躍神情。

「把壞人一個個打趴啊!我們的NO.1英雄!」

 

爆豪吃力的站起身來,現在可沒時間讓他歇息了,他伸出手臂,筆直的指向給他加油打氣的人們:

「看好了,NO.1的身影。」

 

穿梭者想起前些日子爆豪的身影。

那人不管身處多麼黑暗或幽閉的深淵,但只要他一開口說話-

聲音就穿過濃密的黑霧和煙硝。

彷彿在告知著世界:

我來了。

 

穿梭者又忍不住落淚,他的記憶似乎把爆心地和人偶的背影疊合了,雖然兩個人成為NO.1的方式相隔十萬八千里,但他們最後依然走上了同一條路。

穿梭者站起身,他可要再加把勁了,畢竟人偶可是看重了他,把那份強大的力量傳給了自己。

 

穿梭者看著再度前往戰場的爆心地,那人堅定的步伐鏗鏘有力的踏在這片殘破的土地上,其實新的時代已經到來了。

 

爆豪勝己的時代來臨了。

 

戰鬥持續了三小時,前前後後在事發兩地共有十五隻怪物出現,每隻怪物都有不同的身體補強技能和特殊能力,爆豪打到最後已經喪失了五感,他只感覺到自己在揮動雙臂、接著引爆,雖然渾身遍體鱗傷,但他體內的機能達到了最大的發揮境界,爆豪勝己認為他的狀況異常良好,這種情形其實不樂見,之後他肯定得躺醫院半個月以上。

 

在大肆殺戮後便是長達二十小時的救援,而這還只是第一次行動,英雄們在休息過後又要繼續展開第二次援助。

爆豪開始感覺到身體不對勁是在第二天傍晚,他才發現自己似乎在戰鬥時開啟了什麼模式讓他對所有的知覺都降到最低,隨後又是繁忙的救援任務讓他來不及怠慢,如今在所有行動都要告一段落時,他才發覺自己的腳步沉重緩慢,好像腳踝處綁了千斤重的水泥。

 

爆豪壓緊塞在耳邊的對講機,他不知道自己最後呼喚了誰,但是誰已經不重要了。

他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爆心地想著。

而他成為最好的、最棒的英雄了嗎?

 

爆豪勝己又想著。

 

在他再次看見世界重現於眼前時,他已經躺了整整五天。

麗日快要氣炸了,爆豪搞不懂這個大餅臉幹麻對待一個病患如此生氣,他不是好好的保衛了城市?還營救了這麼多的民眾,到底是有哪裡可以給人怨的?

 

「爆豪勝己,你的支氣管受傷、皮膚也因為爆炸灼傷,更不用說你釋出多次的爆破了!當時你都沒聽見八百萬在叫你停手嗎!」

爆豪勝己不想給予回應也不想反駁,反而在思考原來女孩子的聲音可以這麼大聲響亮,從前都沒有女生這樣罵過他,倒是那個廢久整天嘮嘮叨叨,比他媽還關切他。

 

啊、說到廢久-

 

「你知不知道、你差點就要去找綠谷了啊……」麗日差點哭出來,但她終究忍住了,「他不是跟你督促要好好活下去……」

爆豪勝己靈敏的抓住了關鍵詞。

 

「你怎麼知道?」

麗日一聽張大嘴巴,她急忙朝著空氣揮手道:「我猜的啦,話說爆豪你看電視了嗎?你知道現在他們都怎麼說你嗎?」

「誰想……」不等爆豪拒絕,麗日便擅自打開了新聞台,雖然事隔五天但大部分都還在播報著神野區的災難,爆豪已經看見無數個自己的身影從螢幕前飛來飛去的模樣,那些記者到底是怎麼不要命拍下來的?

 

「你們肯定不相信,爆心地一手把怪物送上天空,接著嗙的一聲大爆炸,自己反而被衝擊到地面,他是為了不讓爆炸再次於城市裡發生才這麼做的,誰能比爆心地勇敢-」

麗日又再轉台。

「他推辭掉包紮和救援,說那些東西可不能浪費給他,但那時候爆心地已經被灼傷的皮膚幾乎焦黑,看到那個畫面我真的忍不住哭-」

她繼續換到下個頻道。

還有很多很多。

 

「不管如何,爆心地都能站起來,他的背影好像在發光!」

「他是真的英雄,保護了我所有的家人,我對自己之前對他的偏見感到深沉的抱歉。」

「他手指頭對著我們,說道:『看好了,NO.1的身影』,疼痛感褪去我的四肢,我感受到強烈的震撼,這就是英雄!」

「我在今天終於感受到他是我們真正的NO.1,或許有些人仍然認為他不是和平的象徵,但他肯定是勝利的化身。」

 

爆豪勝己認得,最後說話的是那位當晚拉住他的女學生。

他將電視關掉,人又側身躺了回去,他不會留在短暫的歡愉太久,然而這樣,對他來說也足夠了。

 

「你們兩個感情真的很好呢。」

「什麼?」爆豪被麗日這沒有由來的話語給分了神,他轉過身看著對方,卻見女英雄笑了出來。

「在我接到你通知B1區塊需要支援的時候,你喊的是他喔。」

爆豪愣了愣。

在他快要倒下去的時候,他喊了那個人的名字嗎。

 

爆豪想起後又拉著被單躺了下去,爆燥的罵道:「好你個大餅臉。」

「你怎麼這樣說話啊爆豪!」麗日隨即的笑聲卻出賣了她的怒氣,接著便出了病房給爆豪安靜的休息空間。

 

爆豪在確認麗日關上門後又在床上擱置了五分鐘,最終還是按耐不住身體的悸動,受不了的換上不知道被誰洗過放在一旁的戰鬥服,就這樣打開病房大門,走廊上的病患和醫護人員都被嚇了好一大跳。

 

「啊、是爆心地!」小男孩興奮的大叫,嘩的一聲所有人都從病房跑出來,他們連番喊著爆心地好啊!爆心地辛苦你啦這類的話,把想要把爆心地拉回病房的醫護人員都擠了下去,爆豪勝己抬起手來,在大家以為他要像歐爾麥特或者人偶說出什麼名言時,卻只見他把食指放在唇上,以低沉的聲音提醒道:「醫院請保持安靜。」

 

幾個女孩子看見這樣的畫面眼珠子都毫不吝嗇的看直了,隨後的舉動更是讓她們尖叫四起,只見爆豪跑向走廊底端的窗戶,打開後便蹬了上去,同一時間麗日折返回了七樓,她對這樣亂來的景象嚇得愣在了原地,還來不及把爆豪叫回來,勝利的象徵、現任NO.1英雄爆心地便朝著身後的群眾喊道:

 

「看好了啊,NO.1的身影。」

 

終於啊、他追上綠谷出久的腳步了。

 

2672年,一女高中生於學校內發起英雄回敬運動,大量感謝信函湧入英雄業界。

2676年,英雄人偶離世十週年紀念,日本各大商家與商店休業一小時以示哀悼。新生英雄穿梭者被受看好。

2685年,敵人殘黨再次集結,但只持續了一小時的進攻便被英雄壓制擴張。

2686年,深入敵人總部,英雄爆心地宣告已斬除完畢,日本邁入大和平時代。

2690年,舊時代英雄逐漸換去,英雄穿梭者成為佼佼者。職英就職率攀高回溫。

2694年,NO.1英雄被穿梭者取代。

2696年,英雄爆心地宣布隱退,當年已六十歲。

2717年,爆豪勝己長辭於世,離開時面容安詳。

 

2653年,630

 

「不是我在說,有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總是對那些不必要的人也這麼溫柔,這樣你媽不會吃醋嗎,難怪她不想你成為英雄,把自己搞成這樣還不讓在意你的人好好在意你。」

「小勝你怎麼這樣說,我媽可是跟歐爾麥特說好了要把我培育成和平的象徵喔,雖然我知道她也不是很願意啦……但她真的很希望我走下去。」

「……那你怎麼就覺得我照這樣不變就好了,雖然我也覺得我不用改變。」

「是吧,小勝就一直做小勝就好啦,因為我知道小勝很溫柔的,就算不會成為英雄也會是我心裡最棒的英雄喔!……誒幹嘛揍我?小、小勝!」

 

是阿。

你也是我溫柔而強大的英雄。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寫得很好
    很想哭
  • 哇哇哇謝謝你XDD

    d_節操 於 2018/08/16 20:5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