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接在漫畫118~120之後(幼馴染倆人剛打完架)發生的一些衍生故事(有改原後續),是糖放心

※又稱A班八卦團。全程爆豪和綠谷沒講到多少句話,都別人在說XDD

※第一次接觸這個cp所以也不知道怎麼描述比較好,但真的很喜歡他們,他們真的很好,而我寫不出他們的百分之零點零一好(大哭

OOC屬於我!

※如果以上OK的話我們就繼續往下吧↓

 

 

 

大概全世界只有他們倆人沒有意識到。

麗日御茶子知道了,她早該知道的。

 

事情的開端是這樣的。

A班所有人在得知爆豪勝己和綠谷出久在考完臨時英雄執照的當晚就跑出去約架後,大家都在討論究竟是怎樣扭曲的兒時玩伴會長成現在隨時遊走在爆炸邊緣的幼馴染。

然而切島不是這麼想,他伸出硬化後的拳頭在空中揮舞,大聲嚷嚷這是男人間最直接的溝通方式,他們倆之後肯定感情迅速升溫。

 

這件事在切島興致高昂的男子氣概下草草散會,就在他們都認為隔天爆豪大概還是會繼續爆炸,而綠谷總是那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又踩了爆豪雷點的那個按鈕時,麗日收到了相澤老師的一個祕密指令。

「麗日,最近幫我留意一下他們倆。」

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麗日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爆豪和綠谷,老師會選擇她或許是因為她跟綠谷走的比較近,可以近距離觀察到他們的狀況,而如果她跟在綠谷身邊也可以間接接觸到爆豪。

 

但這項任務困難重重阿,麗日眉頭深鎖,整整一個上午的課眼神都在游移,爆豪這麼聰明,萬一他查出真相自己是不是會被炸到連法醫都驗不出屍體來,但爆豪應該是不會對自己下這麼重的手,唯一的可能就是綠谷會被連帶炸爆,想到這裡麗日寒毛直豎,這是現在最有可能的狀況阿!

但只要她隱藏的好就沒事了吧?畢竟其實她自個兒也有點好奇到底他們的後續發展會如何,該說是女孩子的狩獵本能嗎?麗日很想知道!

 

答應相澤老師後心便開始安定下來,麗日想跟平常一樣互動應該就能發現一些怪異的地方,如果沒有的話那就萬事平安,至少比倆人關係惡化還要好上許多。

然而麗日御茶子知道,風平浪靜,是不可能存在的。

 

那是在他們打架後的一個禮拜,倆人關完禁閉終於在眾人面前登場亮相,麗日在一節下課靈敏的捕捉到爆豪抬起雙眼,她腦子一轉,抓準時機,假裝在收拾東西卻豎起耳朵聆聽。

出乎意料的,爆豪沒有說話,只是把一本淡藍色的筆記本丟在綠谷桌上,而綠谷看見後微微笑了一下:

「真不愧是小勝呢。」

然後爆豪默默離開了教室。

 

上鳴張大了嘴吧。

「我剛剛……」明明沒有釋放任何一點能力,但他實實在在的感覺到腦子已經被一股電流電傻,「我剛剛看見了什麼……」上鳴二話不說拉開拉門衝出教室,一路上不知道大喊了些什麼,接著一陣爆炸聲從遠處傳來,回到班上時燦黃的頭髮已經被炸黑了。

 

「他沒有對你惡言相向呢。」梅雨是第一個打破沉寂的人,口氣隱約透露出驚訝,「倒是他剛剛給了你什麼?」

「是我在上課的時候問小勝問題啦。」綠谷笑著揮了揮手,似乎想要把教室怪異的氣氛給掃去,「但因為不能隨便講話,所以我只好把整個筆記本給他了。」

「話說綠谷你居然有勇氣向爆豪問問題,要是我直接把題目丟給他還什麼話也不說,我大概會被先炸爆。」切島佩服的眼神投射過來,熾熱的讓綠谷不好意思的揮得更大力。

「沒有啦要是平常肯定會開口問,這時候出聲講話才會被小勝罵說課堂上不要吵。」

 

這時全班又陷入沉默。

「所以綠谷你在上課時問過爆豪問題嗎?」轟從最後一排姍姍走過來,一語問到重點去。

「問過喔,不然我怎麼知道小勝會生氣。」綠谷將筆記本收進書包,口氣跟著對話嚴肅了起來,「但那時他沒有直接罵我,是把書本立起來讓我抄,小勝忍到了放學後呢!」綠谷的語氣隨之轉調,似乎為自家幼馴染有這樣奇蹟般的克制力感到佩服。

上鳴認同的點了點頭,他簡直無法想像能夠乖乖把書本立起來還什麼話都不說的爆豪,他還是繼續轟炸自己的腦袋好了。

「爆豪能忍到那個時候真的是很厲害……話說你們關係該不會─」

「恩、很差喔。」

綠谷眨了眨眼,理所當然的笑著道。

 

「可是剛剛看起來你們還不錯─」八百萬也加入了話題,其實女孩子們早早在對話剛開始時就已經圍了上來。

「疑?真的嗎?」綠谷顯得很是驚訝,腦袋裡翻覆著剛剛的記憶,一舉一動都沒有讓他覺得有好到可以說是不錯的程度阿?更何況他們根本沒有交流,只有自己簡單道了謝。

「沒有這樣的事吧!」隨後綠谷像是自己想開了般笑了出來,搖搖頭對著圍在身旁的人道:

「我們的關係、真的很差啦!」

 

 

麗日不曉得這樣的狀況要不要告訴相澤老師。

事情往她沒有設想的地方發展了,起初她以為這倆人大概就是跟先前一樣能不接觸就不接觸,甚至一互動爆豪的手上就會開始亮起危險的光,然而所有事情都被翻盤了,爆豪不爆炸了,而綠谷卻沒有因此而感到有異樣。

這都指向了一件事─

 

「難不成他們從以前就這樣?」耳郎轉弄著自己的耳機插孔,早上的事件在女孩子的飯後話題裡爆開,連男孩子們都有意無意的談論起來。

「完全不是!他們倆先前關係可差了!爆豪怎麼討厭綠谷同學的在之前的實戰和他們合作時的狀況就可以看出來了。」蘆戶強烈否認,要是這樣代表關係良好的話這對幼馴染實在是太扭曲了!

「還是我們把爆豪想的太……糟糕了?」麗日這麼推敲,女生們思考後一致認同的點了點頭,這時切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單人沙發上,擠進了話題中。

 

「這點我也這麼覺得,爆豪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爆炸,但人還是很好的。」切島說完後給自己認同的嗯了一聲,女生們頻頻點頭。

「只不過我也得實話實說,這樣的爆豪,我感到陌生。」聽見時常待在爆豪身邊的切島都這麼說了,女孩子頓時不約而同的倒抽一口氣。

「你們肯定不知道,在放學後我跟上鳴還有濑呂去找爆豪,想要一起訓練順便打聽上午的事,當然我們先被揍了一頓,所以想說隔個幾天、假日時再問問會不會好一點。」

「但爆豪接下來的話讓我們都震驚了,他在揍完我們後,一臉平靜的跟我們說,他假日有事,要去幫綠谷買歐爾麥特的新手辦。」

 

一陣靜默後,女生們嚇的尖叫四起。

「這是真的,切島說的都是真的。」上鳴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幽幽走過來,他臉色蒼白,今天一整天的事情已經電壞他的腦子,如果現在爆出爆豪跟綠谷在交往他也不覺得奇怪,「我那時愣在地板上,想著這位爆豪先生怎麼平常都不鳥我們自個兒去練習,到了現在卻願意推拖練習時間跑去幫綠谷買手辦,你說明天有沒有可能瓦特突破棺材復活過來。」

「愛因斯坦都要醒來了,」麗日驚恐的附和著,她深怕爆豪在構思一個邪惡的計劃,一個把綠谷出久騙走的計劃。

 

「實在是太奇怪了,自從他們打架過後,幾乎沒有多餘的爭吵出現,」八百萬手指輕托下巴,面有難色的道,「雖然這是一件好事,但是也變化的太快。你們說、會不會有可能阿,那晚─」

 

他們不只有打架阿。

 

 

隔天A班瀰漫著一股不知如何形容的氣氛,而兩位當事者現今卻像什麼也沒發生般開了一層保護膜,將怪異的視線和氛圍給阻攔了下來。

上課時眾人時不時的都會往那倆人悄悄看去,然而他們輪流掃視了一整個上午卻什麼事也沒發生,就跟往常一樣倆人都避開交集,下課時間也沒有互動。

到了中午時班上的人群三三兩兩的分開前往食堂,麗日和飯田也湊到了綠谷身邊,彼此討論著中午究竟要吃什麼來補充體力和是否營養均衡。

食堂的附餐每天都會更改,除了基本的飲料和一些甜點,偶爾也會有芒果塔和手工奶酪這種東西出現,而在同一天同時供應兩樣東西便更為稀奇了。

 

綠谷拿到了最後一份芒果塔,雖然說已經很幸運了,但其實他比較想要奶酪,上一次奶酪實在是太搶手,手工製的份量又有限,因此剛下課三分鐘五十份奶酪便被打上已取完的字樣。

就在三人拿好各自要吃的餐點準備坐定位時,爆豪勝己出現了。

臉很臭的出現了。

 

麗日頓時噤了聲,在飯田要開口倡導暴力是不好的行為時,爆豪眼明手快的把綠谷的芒果塔搶了過來。

隨後放上自己的奶酪。

隔了幾秒鐘,麗日感到天旋地轉。

 

「怎麼了嗎?」綠谷看著已經嚇到失色的麗日,似乎為對方有這樣的反應感到不解。

「綠谷、爆豪……綠谷你、爆豪……他、他─」

「我們只是交換了甜點啊。」

「可是他怎麼曉得你要奶酪?」班長飯田有調理的分析出來,以往應該先讓麗日冷靜的他如今自己的汗卻也無法克制的留了下來。

「歐、可能是我剛剛抱怨的話被他聽見了,所以取完餐後我看到他指了指自己的奶酪。」

「那……那然後呢?」麗日窮追不捨,剛剛的解釋還是讓他沒有頭緒,為什麼指了下奶酪就代表可以交換?還是這是什麼暗號?

「然後就、我點頭了阿。」綠谷因為這樣的問題而笑了出來,而此時坐在周圍的A班同學們都匪夷所思起來。

 

到底是怎樣的關係才可以讓他們兩個只用幾個手勢和眼神就分析出來對方想要什麼???

 

「你們兩個、關係真的很好吧?」轟放下筷子,很是慎重的問道,沒料到卻被走不遠的爆豪聽見,耳郎暗叫不好,趕忙把自己的耳朵給塞住。

「你說什麼阿我跟那個廢久哪裡好過了!」爆豪的聲音刻意壓低,畢竟他們現在人在食堂,他也不想引發太多關注。

「對阿轟同學,就只是交換個甜點罷了。」綠谷對著轟苦笑了起來,麗日想想的確交換甜點沒什麼,但有問題的是你們倆之間的溝通方式!

 

「還有小勝,在餐廳裡不要這樣大吼大叫啦,會影響到其他同學用餐。」

「我這不是壓低聲音了!話說輪的到你來說我?虧老子讓出假日時間要幫你買手辦!」

A班同學們頓時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嗯哼?買手辦?

「這哪能相提並論……我那天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抽不開身,而且是小勝說自己那天有空願意幫我的。」

「媽的!就不見你答應過老子去打遊戲,信不信我買回來在你面前當場炸掉!」

等等等等─一起打遊戲?爆豪提出的?

「下禮拜、下禮拜真的會空出來時間的。」綠谷哀求的道,誠懇的語氣似乎打動了一半的爆豪,離開時只罵了聲去死吧廢久!沒有把餐廳給炸的飛起。

 

爆豪離開後所有人的視線都一併轉往綠谷,只見當事者悲痛的嘆息一聲,無奈的道:

「我就說吧,我跟小勝的關係哪裡好了。」

 

麗日御茶子知道了。

早在那一晚她就應該知道了。

拜託爆豪解題還敢什麼話都不說的是綠谷出久、跟爆豪只要一個手勢或動作就能瞭解對方想要什麼的是綠谷出久、在其他人面前勇於和爆豪說理的是綠谷出久,而世界上敢認真跟爆豪打架的人還是綠谷出久。

綠谷出久!

都是綠谷出久!

 

兩個禮拜後相澤詢問那倆人的事,麗日手輕輕一揮,只見她神采奕奕的道:

「阿、好得很呢。」

但大概全世界只有他們自己沒有意識到。

 

 

END

 

A班震驚於那兩位幼馴染其實關係真的還不錯時,兩個月後綠谷猶疑的向麗日問道:

「最近我跟小勝關係是不是變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_節操 的頭像
d_節操

節操你好,節操再見。

d_節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